查看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查看新聞
電價最早10月下調
[2013/12/13] 點擊:2207
 
煤價持續的大幅度降價,令政府不得不提前做出在年內調整電價的方案。

  8月16日,記者從接近國家發改委的消息人士處獲悉,國家發改委已經做出了年內調整電價的初步方案,在煤價沒有回暖的情況下,最早今年10月將下調電價。

  與此同時,煤炭市場持續低迷,正是電力體制改革的好時機。

  電價最早10月下調

  持續大幅走跌的煤價讓地方政府撐不住了,齊齊向國家發改委施壓請求下調電價。

  8月中上旬,環渤海地區煤價繼續保持偏大降幅,8月14日,海運煤炭網指數中心發布的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顯示:本期5500大卡動力煤綜合平均價格報收為559元/噸,環比上周下跌6元/噸,跌幅為1.06%,同比下跌11%。

  煤炭行業專家李學剛認為,7月份我國煤炭進口量的急劇增加,再度沖擊了沿海地區的內貿煤炭需求。

  持續下滑的煤價以及低迷的經濟增速,讓多地政府呼吁盡快啟動煤電聯動,下調電價,以便刺激工業用電,推動經濟發展。

  消息人士向記者透露,由于煤價降幅太大,以及地方政府的施壓,國家發改委為了保持煤電聯動政策執行的嚴肅性,已經做出了年內調整電價的初步方案,在煤價沒有回暖的情況下,最早今年10月將下調電價。

  中電(00002.HK)副主席阮蘇少湄在中期業績記者會上也表示,電價受多項因素影響,因此需要視乎下半年情況,決定年底是否調整電價。

  不過在五大電力集團電力專家劉先生看來,因為煤炭在發電企業中成本約占70%,目前的煤價低迷,電力企業利潤大增,但由于前面多年來煤價高企而電價未隨之及時調整,導致電企政策性虧損,這一欠賬預計要5-10年才能還完,這也是政府慎重下調電價的主要原因。

  環保成本的增加也是電企反對下調電價的一個因素,去年開始的全面脫硝等環保改造工作需要較大投資,國家出臺的補貼電價遠不能抵消成本的增加。而因往年煤電聯動價格遠沒到位,火電企業歷史欠賬較多,五大發電集團負債率均在80%以上,遠高于國資委預警線。

  地方政府救市效果不佳

  煤價的持續走跌除了促使政府電價下調之外,還迫使各地方政府頻頻出招解救煤市。

  根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的數據,煤炭市場頹勢在今年以來不僅未見改觀還有愈演愈烈之勢。今年上半年,規模以上煤炭企業利潤同比下降43.9%,虧損企業總虧損額198.58億元,同比增長134.6%;黑龍江、吉林、重慶、四川、云南、安徽6個省市出現煤炭全行業虧損。

  自今年6月下旬以來,國內煤炭業巨頭神華集團便與另一巨頭中煤能源打起了“價格戰”,動力煤市場因此也步入深跌通道。

  為防止煤炭價格繼續大幅下滑,產煤大省山西迅速推出“煤炭20條”、“煤氣層20條”、山西煤企與五大電廠電煤聯營等一系列保煤措施。山西省長李小鵬甚至親自出面,一家家約談五大電力集團,希望增加山西煤炭采購,簽訂煤電長期合作協議。

  與此同時,安徽省也積極效仿,引導電力企業多購省內煤。此外,陜西和內蒙古兩大產煤大區也在醞釀出臺煤炭新政。

  據悉,日前,山西省內7家煤炭大集團與五大電力集團及部分地方電力企業簽訂了電煤供應中長期協議。此次協議以經濟合同的形式簽訂,更具法律約束力,煤電雙方明確約定了結算價格。

  不過在電力專家劉先生看來,政府的行政介入雖然促使五大電力集團和山西省煤企簽訂了中長期協議,但是數量以及質量容易約定,價格在實際操作中卻很難約定,目前看電廠庫存仍然很高,采購仍然不積極,中長期協議最后肯定執行效果不好,甚至不了了之。

  不過,政府救市在一定程度上則促進了煤炭市場的稅費清理。

  目前煤炭市場各項雜費、稅費占據煤價的20%以上,為了救市,部分地方政府開始清理不合理收費,最近陜西就要求加快清理煤炭產運銷環節的不合理收費,幫助煤企降本提效。

  “神華集團在此輪市場低迷的背景下其實受影響較小,主要是因為神華的煤成本更低,所以,相對于政府各顯神通救煤市,煤企自身降本提效才是關鍵。”劉先生說。

  電力體制改革推進

  值得注意的是,當前的煤價持續低迷的大環境,卻正是加快實施電力體制改革的大好時機。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認為,我國經濟高速增長的時代已經結束,經濟增速區間將從10%左右逐步下降,預期今年在7%左右;在經濟增長速度下降的同時,煤炭需求彈性系數也將進一步降低。如果經濟增長速度在7%左右,那么全年煤炭需求增速將在2%到3%左右。這遠遠低于2011年之前連續幾年超過9%的增速。

  煤炭市場的低迷短期內仍將持續,而電力體制改革卻正當時。目前,政府已經逐步在推進電力體制改革。

  8月8日,國家能源局在發出的《關于當前開展電力用戶與發電企業直接交易有關事項的通知》中表示,對于電力直接交易試點工作,國家有關部門將不再進行行政審批。各地要繼續推進電力用戶與發電企業直接交易相關工作,已經開展試點的地區,應在試點的基礎上總結經驗,繼續推進,尚未開展直接交易的地區,要結合地區實際開展相關工作。

  所謂電力直接交易,就是發電企業和終端購電大用戶之間通過直接協商的形式確定購電量和購電價格,然后委托電網企業輸送給用戶。之前煤價高企,發電企業利潤較薄,目前煤價回落,發電企業利潤相應增厚,市場環境有利于直供電的發展。

  電力專家劉先生認為,直購電雖然可能刺激高耗能產業的發展,但有利于電力市場改變統購統銷現狀,出現多買家多賣家的市場局面,電力購銷的市場化程度將加大有利于破除電網企業獨家壟斷的現狀。

  從電價改革來說,輸配電價改革無疑是重中之重。據中國價格協會能源和供水價格專業委員會會長韓慧芳介紹,目前,輸配電價沒有獨立定價,而是通過每年對上網電價、銷售電價的疏導,調整部分價格空間。用于建設項目的補償,主要反映在銷售電價和上網電價的差價上。實施直購電,意味著電網輸配電成本將公開透明,有利于促進輸配電價改革。

  與此同時,近日召開的“2013電力價格管理與改革研討會”也傳出消息,下一步,政府將進一步完善煤電聯動價格機制,現在大方向已經明確,還需進一步細化。
 
固定电话查询